第10605期  2017-04-28發刊

成為自己的練習題



成為自己的練習題 ─ 誰說做自己必須遠離他人?

引言:蔡令真實習諮商心理師

「做自己」穩坐近幾年的心靈成長趨勢,
除了自我探索的領域,愛情大小事也強調要「先愛自己」、
人際關係著重「先喜歡自己,自然散發好感」……
「做自己」似乎優先於許多理想與目標之前,究竟該如何忠實地成為自己呢?

其實,「做自己」不需要犧牲掉所有的關係,
而是在自我、與他人的關係、或是任何你所重視的人事物中取得平衡。
當然每個人平衡的方式、所重視的人事物也不盡相同,
許皓宜諮商心理師在一場講座的尾聲,
偶然邂逅了介於「做自己」與「討好他人」間的一刻掙扎,
邀請你來聽聽這段誠實的對話,
不但打破「做自己要捨棄人際關係」的迷思,同時思索屬於你的平衡功課:


如果有些關係需要偽裝
文章來源:許皓宜《人生不能沒有伴 ─ 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》

「對我來講,跟人相處是一種很大的壓力,我想要完全離開現在的生活,到一個新的地方從新開始。」
一場講座過後,一頭長髮微捲的女孩來到我耳邊輕聲說著。
那是一場主題為「人際關係」的講座,借用心理學家榮格的理論,
談到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,會將自己對於社會集體認同的每個片段組合起來,
形成一幅自己呈現在外的模樣,榮格將這種呈現稱為「人格面具」。

如果我們沒能發現這種面具的存在,就很難呼喚出內在真正的我。
而成為真正的自己,總是許多心理學家公認重要的事。

「我覺得我自己就是活在這種面具底下,好像天天在開化妝舞會一樣,累死了。」
波浪長髮女孩說:「我壓力好大,常常在講了話以後,又得不斷反省這樣說有沒有不對,要跟人建立關係真的好累,我想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,到一個新的地方,讓自己沉澱一下,再重新開始。」
「如果妳已經決定,又為何要來問我呢?」
「嗯…我想聽聽妳的意見。」
「我覺得妳是一個很敏感的人。」
「是,妳說的沒錯。所以我離開比較好對嗎?」
「這跟妳離不離開有什麼關係呢?我要說的是,如果妳是一個敏感的人,妳到什麼地方都會這麼敏感,不是嗎?」
「是沒錯……但是,起碼離開可以讓我暫時沉澱一下,我想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這樣生活真的很累。」
她發出苦惱而略微顫抖的聲音
「妳似乎認定戴著『面具』生活是一件不好的事?」
「難道不是嗎?」
「『面具』是我們從小對外界認同的一種累積,它其實有個很大的功能是在幫我們適應這個社會。」
「可是他讓我痛苦,讓我不像我。」

「所以妳知道『妳自己』是什麼樣的?」
「我不知道,所以我才要離開去尋找,但起碼我知道我不是現在這個樣子。」
「妳說的真好,所以正因為妳發現自己有『面具』,才會讓妳想要去找『面具下的樣子』是嗎?」
她停下來想了想:「是。」

「妳似乎知道自己痛苦的來源在哪裡?」我說。
「是我周遭的人,所以我才想要躲開他們。」
「很可惜,『面具』是妳戴在身上的,即使妳躲開了他們,遇到新的人,妳還是帶著一樣的問題,面對一樣的痛苦。」
「為什麼?搞不好我躲開他們,就可以好好想想?」
「如果妳真的決定好好想想,為什麼又一定要躲開他們?」
「因為他們會干擾我思考。」
「通常會被某些人干擾,來自於我們在乎這些人,不然我們大可不管。」
「是,因為在乎,所以我害怕,我怕我應付不了他們。」
「妳怕什麼呢?」
「我怕拆掉面具,會讓他們失望。」

「面具是用『分解』的,不是用來拆的。」
「妳是說?」
「『分解』就是慢慢來、一步一步的意思。等妳深刻地認識自己在社會上所扮演的樣子時,才能決定妳要或不要繼續下去,也許妳那時不會想要拆掉『面具』,而想要『半掩著』。畢竟我們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都如此透明。」
「哈哈。」她笑說:「謝謝妳,我想我有點知道自己怕什麼了?」
「什麼呢?」
「我怕我愛的人看見真正的我,會感到失望。」
「意思是,妳已經有點知道真正的妳是什麼了?」
「也許是吧!但我不敢在我愛的人面前表現出來。」
「所以,妳是要到一個新的地方,找ㄧ些妳比較不愛的人,練習表現那些妳比較真實的反應後,再回來找這些愛妳的人?」
「這聽起來怎麼有點好笑?」
「呵呵。我是怕等妳『沉澱』太久,回到故鄉才發現人事已非。」


• 諮心放映室

本期主題討論到了「做自己」,
在人生當中有許多的選擇,也充斥著「偽裝」或是「誠實地做自己」,
人們會害怕自己所下的決定,會使其他人對自己產生不好的印象,
但換種角度去思考,可能根本沒有那麼糟,甚至被人討厭可能也不是種壞事?

放映室這次提供一個不同觀點的影片,希望能夠提供讀者不同的想法:
Youtube 連結:觀看請點我


• 四月反思心得得獎作品

地科三  陳伯源​
  一個人的對話沒有意義,只有無限個小劇場;
       兩個人的對話可能也沒有意義,留下的只有兩顆玻璃心,
       沒有誰對誰錯,只有誰願意對誰願意錯。
       願意聆聽,則能前進,反之則虛度光陰,所以我選擇放棄,選擇期待新的視野。

數學四  曾煒翔
  分手是門藝術。藝術,也表示著無所謂對錯,只有接受與否。
       茫茫人海中,兩個人能夠相愛很不容易,
       所以沒必要的話,別急著放棄,聊完了想通了再分手也不遲,
       而最好的方法,是再一次真誠地望著他,聽他的想法,和你心裡最真實的聲音。

土木一  高翊鈞
  鄧醫師的見解讓我有所感動,自己就是在不明就理的情況下和前女友分手。
       當時因為很「懶」,所以也只是用冰冷的電腦文字打出那些傷人的、刺人的、
       事過境遷會讓自己後悔的話。
       過了一年才覺得後悔、覺得抱歉,用著希冀的文字,乞求她能原諒當時的自己。
       我也常在想為什麼當初彼此相愛的情侶,會在分手後變成封鎖彼此的仇人,
       不能做回相愛前的普通朋友。
       看完文章後,才確定分手時的話語才是能否做回朋友的關鍵。


• Feedback

文章反思 100 字內,獲選三名贈送 7-11 商品卡 100 元。
截稿日期:
5 月 19 日 (五)
獲選者名單將於 2017 年 6 月份電子報發佈。
欲投稿請點此 
文章反思表單
四月份得獎同學請在 5 月 22 日 (一) 前來諮商中心領取,逾期未領取者視同放棄。


 

活動快報

*五月份
05/01 團體心理測驗 ─ 戈登人格剖析量表
05/06 愛情溝通工作坊
05/08 「被討厭的勇氣」讀書會 (一)
05/08 團體心理測驗 ─ 戈登人格剖析量表解測
05/15 「被討厭的勇氣」讀書會 (二)
05/18 陶晶瑩『X!為何我又站在雪地上!』講座
05/25  《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The Fault in Our Stars》
 

*歡迎同學到諮商中心索取「活動手札」
*歡迎有轉系規劃的同學於3/1~4/30運用「轉系諮詢預約系統」
 


如果您不希望收到此電子報,請按此連結取消訂閱
Copyright © 2015 國立中央大學 學務處諮商中心 版權所有  
校址:(32001)桃園市中壢區中大路300號   電話:(03)422-7151#57263